很多時候,我常常搞不清我有時天外飛來一筆的怪念頭.



小時候的我,在長輩面前是列為「乖」字級的小女生.跟cin弟的難搞比起來,大人都認為cin弟雖然皮又「搞筋」,動不動去挑戰大人的權威,但將來一定是個聰明反應快的孩子,難免就會將注意力多放在他身上一點.對於我,往往就是一句「乖也不錯,笨一點懶一點的孩子比較有福氣.」除了會提醒我不要去那些危險的地方或做些危險的事外,他們大體很放心我這個乖孩子不會做出什麼奇奇怪怪離經叛道的吊詭事.



事實上,這點是連cin弟自小都氣到大的,因為其實我骨子裡並不如外表般乖靜,不反抗大人是因為懶.跟大人頂嘴反抗到最後倒楣的還不是自己,而且往往想要的東西或想做的事情反而更達不成,與其花那麼大的力氣又哭又吵,還要換來一頓竹筍炒肉絲,不如把力氣省下來裝乖,等到大人的注意力分散掉以後,想做什麼壞事,再來從長計議也不遲.

因為是老大的關係,加上自小方向感就特別好,大人只要教過我怎麼走路怎麼坐公車火車,很少需要再教第二次,幾乎大人在教過我後,就會直接由我再帶著cin弟闖.而這件神來一筆的怪念頭,就在我住在石牌,發生在北淡線的火車上面.(今天的淡水捷運線.)


cin娘有打麻將的嗜好,而牌友大多在台北後火車站附近(今天的台汽北站).有時cin娘一早就出門,而我下課後,則再帶著cin弟搭火車去台北找娘去.


車程不長,半小時左右,我常常會坐著坐著就發愣起來,直到過了雙連站後才會開始集中精神慢慢帶著cin弟踱步到車門旁準備下車.一天,火車如同往常放慢了速度駛進了火車站,我怵地眼睛一亮.

我看到幾個大哥哥,在火車速度越來越慢快靠站時,很瀟灑的一躍而下,足略點地後,輕鬆的往後車站出口走去.

「哇…好帥喔!」年紀甚小的我突然產生一種奇怪的崇拜情緒,覺得電視裡那個飛來飛去的楚留香大俠活生生出現在眼前般,我只有目瞪口呆的份.


「對啊!他們好厲害喔!」當時同樣也迷楚留香的cin弟跟著崇仰.


比較正常的孩子,通常會以類似對話為結尾.但我那時大俠崇拜情緒已被點燃,一股奇怪的燥動油然升起,突然脫口而出.

「我下次也要試看看跳火車.」


「我也要我也要!」cin弟一臉歡欣的跟著鼓譟.


就此,我們二個決定大計,下次再坐火車來找娘時,一定要試試這似乎頗為簡單的輕功大法.

沒二天,我和cin弟又有搭火車的機會.這次我不再像以往一樣只會默默的坐在位置上看著一再重覆的風景,反而是心情不斷的激盪起伏,覺得今天真是重要的一天,搞不好台灣就此又出現一個年紀最輕的小女俠(我知道我蠢,但誰沒有荒唐少年時?)

熟悉的站名一個一個過去,雙連站過去後,我和cin弟迫不及待的衝到火車門旁,一如以往,還是有幾個大哥哥輕易的跳下點地閃人,好不容易只剩我和cin弟站在門旁了,我九分興奮一分猶疑,轉頭對cin弟說.


「那我要跳囉!」


「好!姐姐加油!」向來跟我很能吵的cin弟難得當起啦啦隊,大聲的喊了好幾次加油.

 於是乎,歷史性的一刻來臨,我撇開那一分的猶疑一躍而下…

碰!


滾滾滾滾滾!


是的,台灣最年輕的女俠並沒有因此產生,反而是我因為著地後受不住衝力,一個踉蹌後撲跌在地下外帶滾了幾圈,手臂一陣麻涼.一看,右手臂一片擦傷外帶點點血絲,不是太嚴重的傷,但很痛,但問題是我心知肚明是自己幹白痴事,沒臉哭叫,又怕車站旁有別人發現,硬忍著痛速速站起.

Cin弟看到我的慘狀後,之前的雄心壯志立刻消弭於無形,俗啦的等火車完全停止後才乖乖下車,快快跑到負傷姐姐的旁邊,很同情的瞥了瞥我手臂上的擦傷.

我們先找了後火車站的廁所把傷口的泥沙洗淨,用衛生紙清掉血絲後,讓傷口看起來比較沒那麼精采,才提著一顆怕被cin娘罵的心,到了cin娘打麻將的阿桑家.

也好在,cin娘當時正贏到眼紅,看了我傷口一眼,只問.

「啊是按怎?手那ㄟ安呢?」

「啊某注意,跌倒啦!」我小小聲,悶悶的回應.心下暗自慶幸cin娘正忙著,沒空打破砂鍋問到底,啊不然被罵事小,被這麼多看我長大的阿桑知道我這乖小孩居然幹下此等危險白痴事,只怕不是一次輪番圍念可以了事的.

也虧得我天生皮厚肉粗恢復能力好,沒幾天,傷口癒合得很快,就只剩淺淺的痂疤,過沒多久,連疤痕也看不到.


然後呢?


我承認,不認輸也是我不太好的個性之一.

我並沒有因此記得教訓知道跳火車是件危險的事情,傷口好了之後,我又失敗了一次,第三次,我終於成就了我的女俠夢.

但沒多久,在一次著地成功後,剛好被列車長逮到,這個阿伯站在火車上,扯開嗓門大吼.


「妳這小朋友,誰教妳這個的啊!很危險妳知不知道啊,$#@$%&*#」


只可惜我早低著頭速速離開現場,從此,沒再玩過跳火車的遊戲了.

結論:小朋友,阿姨當年年紀小不懂事,沒練過不可以亂跳火車喔。(一群媽媽狂K:是連跳都不可以跳,這是危險動作不可以做)是是是,小朋友要聽媽媽的話!!!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J
  • 這...<br />
    <br />
    我收回[有你這樣的女兒我就不會擔心]這句話...
  • plasmodium
  • 看到這篇<br />
    忍不住要來留言<br />
    以前北淡線的火車還在跑時<br />
    我也常坐<br />
    雖然我也住石牌<br />
    不過石牌火車站離我家有點距離<br />
    <br />
    Ps.我也待過G小城喔
  • 石子
  • 姊姊,你還在跳火車阿~該換了啦!<br />
    嘻嘻...^^<br />
    <br />
    AJ姊姊,其實有小新這樣的女兒不錯啦<br />
    可是我覺得有這樣的兒子可能更棒喔<br />
  • 豬頭三
  • 我也喜歡輕功<br />
    眾多武藝當中如果只能學一個就學這個<br />
    小學時候也心嚮大俠<br />
    沒事動不動爬上衣櫃頂往床上跳<br />
    結果有一次就這樣惡狠狠扭了一下<br />
    腳踝腫得不輸壘球<br />
    去喬了一兩個月才好<br />
    後來再也不敢假肖<br />
    輕功大俠自此消失於江湖<br />
    <br />
  • 丹尼爾
  • 老姐......我不得不承認妳擁有100%耍賤賴皮的能力<br />
    不過我怎麼一點也沒有印像你曾經做過跳車這件事...<br />
    怪怪.....<br />
    可能我遭受到過度驚嚇吧== ==".......<br />
    <br />
  • jojocom
  • 我現在偶爾還會夢到我是楚留香(奇怪!女生楚留香)在夢境中飛來飛去,常常腳下一涼(一軟)從樹上或空中栽了下來的過程中醒過來。醒來的舜間雙腳還會蹬一下。
  • 年紀大了,還是不要隨便亂來。我小時候的劣跡還不跳火車,像走樓梯時不走樓梯,都滑把手下來...還好從來沒摔過。

    cin 於 2010/02/02 15:40 回覆

  • jojocom
  • 舉手承認!小時候我也玩過樓梯把手!
    現在那敢阿!
    現在打羽毛球只要稍加激烈一點,不是膝蓋酸就是肩膀痛。
    (是說羽毛球能激烈到什麼程度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