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後,覺得暗戀真的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默默的喜歡一個人,對方無意的一言一笑一怒一罵只有幾秒鐘,可以帶來一整天的飄然或黯然,白紙課本上寫著如少年韋特般的愛情煩惱。長大後搬出這些陳舊紙信來看,忍不住發出一聲的大笑。青春期的惱煩真是點滴不沾現實凡俗,單純到近乎愚蠢,但真是好美又好笑的回憶。

我第一個暗戀的對象時間長達三年多,小學六年級的班上一個長相俊秀端正的男生。剛分班之初位置在他旁邊,全班女生眼睛瞬間變成孫猴子,火睛眼紅得很。我小學時期不是個長得可愛的女生,個性又不太女生,但對方似乎不甚在意,表達十足十的同學愛,家裡有好書會帶來和我分享;爺爺給他的好吃牛肉乾也不忘幫我備一份來學校;我討厭寫書法,對方即使很怕老師抓到會被罵,還是不時趁老師不注意的空檔幫我趕,還很貼心的模擬我的程度儘量不要寫得太漂亮(人家可是書法世家,書法寫得可好了)讓老師找我麻煩。

成年後我對男生心動的理由,總不脱「對我好」這一項,對方長相身高固然在意,喜歡愛國男士的經驗也不是沒有,情竇初開的第一個傾心對象果然很重要,至少之後的感情路少有壞經驗。

當時的情懷其實很二小無猜,是沒有性別的單純同學愛。等到後來二人先後進入青春期後,身邊的流言緋語把我們弄得尷尷尬尬,對方開始冷淡,我也不客氣的以相同態度回報,二人相處情形甚僵,壁儡分明,楚河漢界分得清清楚楚,好像跟對方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不過心裡,我還是很喜歡對方。對方在進入國中後家道中落,父母親在舊家附近的菜市場擺攤賣爆米花柳橙汁,每次推攤出來一定經過我家,我總是算準時間在房間窗戶旁觀望,有時看到男生幫父母推車出來,就覺得今天真是賺到。不過此等花痴行為很快就被對方父母抓到,對方父母還很落落大方的跟我打招呼,糗到很想撈身旁的棉被蓋頭了事。

國中時我們二個同校,學校男女分班,三年級時,男生一棟女生一棟,剛好很方便青春期的孩子們觀查心上人的一舉一動。我就曾有一邊聽好友抱怨班上風波一邊看喜歡的男生一路從圖書館走回教室的經驗,好友發現我心神不定,才發現我此時有異性沒人性,氣得當場想巴我的頭。

想想,那時煩惱心意對方收不到,萬一對方喜歡別人,或一聽到有好條件的女生也喜歡他時難過到晚上睡不著覺,現在想真是無聊到想發笑。比起長大後的感情,暗戀變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芝麻,但這小小黑點點在心頭,每每想起時,很有一種發思古之攸情的情緒,很白痴,很好笑,卻也很溫暖。

跟這個男生其實已經很多年沒見,倒是他的父母因在士林夜市擺攤,每次回去總不逛逛士林,然後少不了和他父母話敍一番,反而和他父母變成忘年之交,打電話要找對方,還先跟她母親哈啦了半個多小時。對方話電感謝我送他的法國糖果小禮物,我還吐槽對方少往自己臉上貼金,禮物我可是言明給他父母的,對方哈哈大笑不以為意,然後我們簡短聊了近況,結束通話。

我們都長大了。

但這等暗戀情事的回憶卻是如此美好。

雖然要承認自己曾經花痴,但人不輕狂枉少年,人不花痴枉少艾,是吧!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aniel老弟
  • "我小學時期長的不是很可愛"<br />
    那是說現在很............ (我承認我又皮癢了= =")<br />
    <br />
    = ="這篇唯一的感想.....<br />
    是他們家的爆米花便宜又好吃....<br />
    但是柳丁汁賣的真是夭壽貴.......<br />
    <br />
    <br />
    溜.......................<br />
    <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