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子有個很恐怖的絕招,就是撒嬌。

這種撒嬌不是普普通通輕嗔二聲就帶過去。除了先天鶯燕般的嗓子,還要加上後天0204女郎技巧秘訣的勤練於心;除了天生的好身材,更要後天扭纏貼偎功力的訓練;當然,無視於被纏者驚懼嚇慌的臉色,甚至可能會被拳腳相向的危險,這些都是石式撒嬌絕招至今無人能出其右,依舊存在為害人世的原因。

雖然石子在上次就嘟嘴抱怨這項曠世絕招早在不久前被得道高僧輕易破解,但不否認,任督二脈打通的得道高僧畢竟少之又少。我對這得道高僧的崇拜簡直如濤濤江水源源不絕,下定決心好好傳承她老人家領悟出的破解之術。

但,破解之術的傳承,豈是我說想傳承就能傳承的。

前晚去照顧身體微恙到醫院全身檢查的cin 奶。醫院過了十點後人聲漸默,cin奶吃了藥後不敵藥力也沈沈睡去,我抱著八卦寶典X週刊和從7-11買來的巧克力出了病房,找了個靠窗的位置打算好好拜讀。

「阿姨!阿~姨!阿~~姨!阿~~~」看寶典看得正入迷時,一個年約三歲的稚齡小帥哥,不知道什麼時候跑離了媽媽的視線範圍內,往我這跑過來還不住的一直叫阿姨。

通常我都很認命,二十六歲的生日僅剩一個月,強迫人家叫姐姐裝年輕是不道德的。但這晚不知道為什麼,我拗性極重,伸手把這小帥哥揮了過來。

「姐姐,叫~姐~姐~」我本著孔子有教無類的大同心,很耐性的教著。

「阿~姨~」嘖!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姐姐姐姐!」本質中的狠性不小心又流露了出來。

「阿姨阿姨阿姨!」小子你好膽跟我比狠。不改就算了,居然還多我一次。你你你…看拎祖嬤按怎好好教系…

突然的念頭一轉。不行!這個社會已經夠暴力狠毒了,這種觀念的問題耍狠說教只是讓這樣的叛逆小孩更回不了頭。不能狠,要耐性,要溫柔,要…咦!有了!

「嗯…為什麼為什麼都不叫人姐姐嘛!好嘛好嘛叫我姐姐嘛…來…姐~姐~嗯…叫一次嘛!!!」我拉起他圓圓胖胖的小手,硬學起了石子的絕招。

嘎~嘎~嘎~嘎~嘎~

呆…呆…呆…呆…呆…

「媽咪!哇哇哇))媽咪…」死小子居然放聲大哭起來,哭爹喊娘簡直打算把全醫院的病人都吵醒:「啊)))(別懷疑,這真的是尖叫)媽…咪…」

「好好好,別哭別哭,阿姨就阿姨。」我連忙放下手中的書抱起他來安撫,只求他速速安靜:「來,不要哭,阿姨這有巧克力喔!不哭就給你,好不好?」

「嗚…(音量變小)唏…(吸鼻水聲)好…」小肥手還非常自動的抓緊了巧克力棒。

本人瞬間從有教無類的偉大師尊變成臨時保姆一枚,姐姐沒被叫成還外賠了一條巧克力。

沒事,別人的絕招還是不要亂學。

當然,沒事也別肖想當什麼得道高僧。

我的巧克力棒…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