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白約巴掌般大小的磁盤,鋪著嫣紅的薄片子薑,切半的墨色皮蛋呈現其上.淡墨嫣紅素白,像一幅畫的名菜.

不過,要帶對人來嚐.

即使香港鏞記的糖心皮蛋在華人圈響譽海外,以塘泥包裹,用鹼灰醃熟,更要視天氣冷熱來決定醃製的天數,是鏞記的得意之作.不過,在這群外國人眼裡,它的味道大概跟屎尿相去不遠,標準的俏眉眼作給瞎子看.

只看六月阿姐很好心的殷勤夾菜,男友的媽媽雖然很有入虎穴的決心,無奈這隻老虎的屎尿味已超過她能承受的範圍,五官幾乎是扭曲成一團.男友用筷尖沾點糖心蛋黃,舔了一下,馬上驚跳丟筷,臉的顏色和大便相去不遠.男友的妹妹就算再怎麼堅決的想嘗試異國事物,咬了一口後,也只得豎白旗投降,僵著笑容硬是吞下那一小塊.

更別說那二位小鬼,根本是連碰都不敢碰.

惟一替這群外籍旅團爭點氣的,只剩男友的妹婿.只見他先咬了一口,覺得有趣,幹完一個,再來一個,面不改色的連吃了三個,贏得六月阿姐大大讚許的眼光.他砸砸嘴,聳聳肩,說道.

「這跟我們法國的駱克佛藍乳酪味道很像,軟滑了一點,很好吃啊.」

噁…我忍不住想起駱克佛乳酪的味道,那有一樣啊!那是放超過一年的大便味道.新鮮大便至少沒蛆沒霉,放超過一年的大便…我當場有點吞不下嘴裡的皮蛋.

不過,我倒是很喜歡吃皮蛋.

煮瘦肉粥放皮蛋,或是皮蛋豆腐,我都是清光最後一點皮蛋的那個.

單吃皮蛋我也試過,不能否認,它的味道的確有點特別,說它有屎尿味不能算冤枉,但那股濃醇,吃完後鼻腔整個充滿蛋鮮味,我特別迷戀那種味道.

不過說實話,與其配辣酸的子薑,我倒想拿眼前的皮蛋配嫰豆腐淋醬油膏.

這也是口味差異,不同的文化,讓我們不自覺的對食物設限.

小小一顆皮蛋,炸出不同的震撼.看著滿桌的喜怒哀樂,突然覺得這世界是很有趣的.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ucifer
  • HAHA Cin 你的形容會不會太.......<br />
    Roquefort 不難吃啊........<br />
    雖然比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Gorgonzola<br />
    <br />
    不過皮蛋,我可以想像他的接受程度,尤其是對英國人來說
  • cin
  • Lucifer<br />
    原來你喜歡陳年大便味...不過Roquefort我是真的吃不消,<br />
    倒是Bleu D'auvergne還可以.至於Gorgonzola,不,謝<br />
    謝,那是陳年落塞的味道.<br />
  • sallywitch
  • 我上次有吃到不臭的藍乳酪<br />
    很好吃耶~~<br />
    那是我唯一敢吃的發霉乳酪<br />
    <br />
    皮蛋<br />
    我不敢吃~~<br />
    最多就是蛋白的部份<br />
    蛋黃,那就算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