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小老闆妹妹喬那裡幫忙準備做X’mas pudding的前置作業,一堆像蜜餞的乾果和葡萄乾,從英國買回的牛腰油,沾配用的白蘭地奶油.空氣中彌漫的甜蜜濃膩的香氣,不用等到成品,我已經可以想像這道節慶甜點不知道要甜融我幾顆牙齒.

「很奇怪,我也不是很愛吃這耶誕布丁,但只要天氣越來越冷,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咬一口.」喬用力攪打乾果葡萄乾和糖漿,邊和我閒瞌牙.耶誕布丁做好後又沈又重,質地被蔡珠兒笑過,像牆,的確,這玩意不到接近耶誕,大概沒人會想吃它.

「我們都會在特定季節想起特定的飲習,胃是第一個被鄉愁制約的器官.」我可是最瞭解這種痛苦的人.

「天氣一冷妳會想到什麼食物?」喬問.

我的腦袋瞬間像電腦列印程式般,趴趴趴趴跑出一大串名單,麻辣鍋羊肉爐薑母鴨牛肉麵螺肉蒜湯豆醬煮活鯽當歸羊肉麻油麵線….

「都是鹹的,沒有想念的家鄉甜味嗎?」

「甜點嗎?」我想了一下,還好,我不太嗜甜,零食都以鹹點居多:「不過如果是水果的話,我很想念柳丁汁.」

「對!妳一提到,害我也想起來,那樣好喝的果汁到處都找不到呢.」喬年初全家到台一遊,剛好正值柳丁盛產,到處都寫著一瓶三十五三瓶一百的招牌,一顆顆青綠淺黃的圓球小個,現榨出黃豔豔的汁液.喬一家一喝上癮,到台十天,天天買五六瓶喝個過癮,連二個年幼的孩子都喝得津津有味.每次路過賣柳丁汁的攤子,都會討著要.

別說他們,我自己在台灣時,一到柳丁季,幾乎是不喝水的,每天早上進辦公室前先去市場買一大瓶五百CC的現榨柳丁汁.台灣的冬季雖短,但大多數的時間都是陰鬱的淒風苦雨,微微乍現的一點點幸福,是手捧著剛泡好熱呼呼的拿鐡咖啡,或著倒上一大杯甜蜜蜜的柳丁汁,尤其是後者,亮黃鮮麗,入口清甜潤爽,像喝進一大口陽光,心情瞬間變得很愉快.

不過,也不是沒有後遺症的,以柳丁汁代水的結果,我每到冬季就胖個四五公斤,即使貪圖那一口甜蜜陽光,還是得克制口腹之慾.

一直到異鄉似家鄉時,口腹之慾變成一聲嘆息,想放縱,還不見得有機會.

不過還好,還有人可以陪著思念那口黃豔甜蜜,冷冷天氣裡,還不覺淒涼.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park01
  • 你好<br />
    來推一個不錯的無名<br />
    他的文章寫的蠻好的<br />
    有興趣可以去看看<br />
    打擾嘍<br />
    http://www.wretch.cc/blog/pbux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