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是大腦懶得運轉的關係,我常常發生一種讓我很抓狂的現象-沒事時不管是書籍雜誌或網路的文章知識看一堆,結果等到需要用時腦袋一片空白。

出去玩也是這樣,若不是事先特別把之前找到的資料整理規劃寫到筆記本裡,我一定會到當地後人呈僵直狀。有什麼好玩的好吃的好買的通通記到不知名牆壁,就是沒記在腦子裡,每個地方每個店家看起來好像都差不多,到底那一間是之前在網路或雜誌上介紹過的名店?????

一月下旬回台後,為了小老闆的工作面試,我幾乎是把所有瑣事丟一邊,打算先把這大事抵定後再來安排其他。面試很順利,在除夕前雙方簽下二年的工作合約,小老闆壓力一解除人一放鬆,進了下榻的商務務館後,立刻呼呼大睡以補前二天睡眠的不足。


這傢伙睡前還丟一句話-妳不是說我這個工作主要要瞭解當地人的口味和歐洲人口味的差異嗎?那我睡醒後,我們要不要找間當地餐廳吃吃做點功課。


大爺的提議聽起來很簡單,我們在台灣小吃之城台南耶,著名的台灣小吃幾乎全聚集於此,隨便走幾步都會踩到傳統美食名店。但心酸誰人知,我家這隻眼光淺視野窄的井底英國蛙,超級不愛海鮮-包括任何醬汁或湯底摻了蝦米干貝柴魚昆布乾魷魚,通通抗拒。加上他自己是廚師,他不但吃得出來裡頭有海鮮,還可以跟你講說是什麼,我這呼攏高手敗陣率高達90%;內臟列為不可能的任務,然後加了藥材的湯底他也還在適應中,接受與不接受的比例大約五十比五十。所以台南有名的海產店日本料裡去不了,擔仔麵(上頭有隻小蝦子,肉燥裡有柴魚味)米糕(有蝦米)蝦捲阿明豬心123松村滷味都是不不不不不;早餐吃鹹的很不對勁,所以拜拜包成羊肉;飯煮成水稀稀的很怪,阿堂阿憨鹹粥退散。我腦中轉過一篇又一篇以前看過的美食文章-好像有一間很出名的好吃涮牛肉店,到底在那裡?

好在留宿的旅館有配網路線,二話不說搬出電腦連上網路。連進幾個常逛的美食部落格,好幾個都狂推位在仁德的阿裕牛肉湯。我看了一下地址,再找出台南地圖,啊好,這家餐廳顯然不在台南市內,要放棄嗎?可是大家都誇讚成那麼,這顯然又不是在小老闆的食物地雷區裡,不試試好像太可惜了。

我回頭瞥了一下正睡得香甜打滾的小老闆,有點遲疑,要這傢伙為了一頓飯還得開車十幾二十分鐘,他不碎念才有鬼。但如果不去吃這間…今晚晚餐大概又要吃他的心頭好鐵板燒。念頭一閃,我立刻為這個命中率極高的假設驚慌起來。不要誤會,我很喜歡吃鐵板燒,但一星期內連續吃四五次也是會怕的。

為了今晚不又落入鐵板燒的魔掌裡,我當機立斷,決定臭臉也要逼迫小老闆一起去吃這間涮牛肉店。

好的不靈醜的靈,小老闆睡醒,一聽到我的提議,立刻發起床氣,說什麼車位難找啊不過吃個飯而已那麼麻煩那間餐廳真的不吃會死妳有去過嗎不會迷路一堆鬼話。我關耳十分鐘後,確定他的嘴巴不再蠕動。臭臉的,堅決的,悲壯的說-我要去吃阿裕牛肉湯,你若跟我說晚餐吃鐵板燒,那你自己去,我會開車。

小老闆熊熊無言,果然被女友猜中心思。小老闆雖然常搞白目,但優點是知道後果-女友面對他的起床氣不拍桌怒吼只是因為懶得罵,如果拗了半天她還是堅持己見,最好乖乖跟著走,不然今晚女友會幻化成一座冰山,凍得他吱吱叫。

小老闆十秒後妥協,認命的梳洗換裝,我們於是往仁德出發。

車子開出台南市,經過高速公路交流道後右轉,我自己都有點小不安,這裡,看起來實在不像有開餐廳的地方,反而很像加工廠聚集處,鐵捲門石棉瓦大招牌,除夕的前一晚,通通都是深鎖狀,然後我想到,糟,還忘了打電話去問一下人家今天有沒有開,要命,待會要是撲空,那真是人間慘事一枚。

在暗夜寂靜萬戶深閉的街道開了五分鐘,我先是看到了一間7-11,接著,阿裕牛肉湯的招牌映入眼底。

「耶~到了到了到了,有開有開有開,停車停車停車。」我忘情大喊。

小老闆停好了車,站在店門外看了一下,帶著略略不安的遲疑跟我走了進去。也不能怪他,阿裕牛肉湯的店面真的不太起眼,鐵皮門只開一邊,舊舊的紅色PVC捲篷,放分好部位牛肉的冷藏櫃玻璃霧兮兮的,下頭的白板還寫了三個大大的牛肉湯紅字,一派台南鄉土路邊餐廳氣氛,是他這種沒膽英國人打死不會自己走進的餐廳。要不是裡頭人聲鼎沸女友又一路往前衝,他恐怕會立刻開車調頭就跑。

我們二個一進門,老闆娘立刻笑臉迎上,給了我們二人一個可以坐八人的大圓桌。也不用囉嗦,我直接點了牛肉清湯和二盤鮮切牛肉,老闆娘略提了碗筷的位置,白飯滷肉自己添不加錢,愛吃多少添多少後,笑臉離去。

此時小老闆的臉色仍有些驚魂未定,跟著我拿了碗筷,添了白飯,對那鍋看起來好像很肥膩的滷肉觀望一分鐘後,小心翼翼的加了一點點在白飯上,回到座位上。

英國蛙扒了口飯,僵了約三秒後,立刻站起來衝出去。再回來時,白飯加了一倍,被滷肉浸得金油光亮,被他以秋風掃落葉的姿態,一分鐘內清空。

然後,再來一碗。

牛肉湯都還沒滾,他已經幹完二大碗滷肉飯。此時才有心情瞄到今天的主角-鮮切牛肉片。

老闆娘見我們面生,又是一個看起來不太懂吃的青蛙阿斗仔,很熱心的講解該如何燙牛肉,沾料如何調配。把燙得剛斷生的牛肉放進嘴裡….

啊~~~~~~~回到台灣真是太好了…….

被法國那些奇腥無比的牛肉糟踏慣了,我幾乎遺忘溫體牛肉美好的滋味。軟軟嫰嫰,有點咬頭微脆,咬沒二下便化出滿嘴甜汁,咕嚕一聲,消失在喉嚨深處,幾秒後,胃發出滿足的讚歎,我覺得我的雙眼亮晶晶,感動得想哭啊!

連湯頭都很美妙,店家把片肉剩下的牛骨牛雜加上蕃茄洋蔥水果小火熬者的高湯,一喝先暖身,二來回津,滿口腔都是味精味素做不出來的甘味,連高麗菜都甜脆好吃。

被感動到的顯然不止是我,小老闆吃得連聲音都沒有,又再追添一碗滷肉飯,配牛肉吃得不亦樂乎。

我們這晚點了三盤牛肉,我還好,小老闆的戰績是三大碗滷肉飯+一大碗白飯,湯底清得乾乾淨淨,連裡頭的蔬菜都清潔溜溜,大力讚好。

回程的路上,小老闆立刻抱歉他之前的機歪,認為我把他硬拖到這間偏僻又長得很奇怪的餐廳,是再也明智不過的決定。

我只覺得我的頭一直抬得高高的。果然,真正的美食當前,頑石都會軟化點頭的。

P.S.對阿裕牛肉湯有興趣的,請自行上google網站鍵入「阿裕牛肉湯」五個字,包準你找到地址電話。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夏小姐
  • 哈哈哈哈哈哈
  • grace
  • 看來真的很好吃的樣子,<br />
    我這個道地台南人反而從沒去吃過,<br />
    實在太汗顏了,下次回去一定要找時間回去吃。<br />
    <br />
    台南很多小吃店的外表都長這樣啊!<br />
    妳男友絕對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被嚇到的XD
  • SzuChien
  • 天阿....<br />
    <br />
    長這麼大我也還真的沒去過<br />
    <br />
    看來是該好好檢討了 =.=<br />
    <br />
    (雖然跟我爸不吃牛肉也有關啦)
  • Veronica
  • 等了許久的新文雖然是這樣的"可口",<br />
    但小新,你好殘忍啊~~~~<br />
    <br />
    流口水到等下要拖地的Veronica
  • 芭斯特
  • 過份!
  • peg
  • 我要來自首……<br />
    <br />
    為什麼我一直看成「牛肉場」?!<br />
    <br />
    小新真有心……還特地帶外國人到XX場去見識見識……
  • iho0102
  • 好想ㄔ<br />
    半夜上網看 會想訂機票飛去台灣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