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家族聚餐的結帳人,通常由cin娘包辦。

付久了,叔叔嬸嬸舅舅舅媽姑姑姑丈都會有些不好意思,想禮尚往來。不過很少有成功的機會,cin娘人高氣勢強嗓門又大,還不怕丟臉,一把把人家推回座位上急衝到櫃台火速丟錢的戲碼時常上演;就算心機重點的親戚,難得付帳成功,cin娘也會趁其不備丟錢到人懷裡火速上車道別逃跑,車後面一堆人又追又叫的情景,簡直比瓊瑤的愛情戲還感人。

四月初回去看當時略受風寒的cin爺,cin奶受不了孫女連續一小時不停的碎念,在第十句「啊妳不是要去朋友家?」之後,總算送走被訓導主任附身的我。借了叔公的摩托車往善化的方向騎,找鳥妹妹去。

這一待,就吃了人家午餐飲料下午茶(素的臭豆腐,很好吃哩。)點心水果還兼睡了頓午覺,六七點,鳥杯杯浩浩盪盪率領他家四千金外帶白吃外人我一個,往住家走程約五分鐘的夜市前進覓食。

夜市不大,逛一圈大約二十分鐘可以結束,食衣住育樂全都可以在這打發。我和鳥妹妹鳥大姐邊走邊聊,比較著北部和南部夜市種類及價格的差異(南部的物價真是便宜到流淚…),大家七嘴八舌各有想買的東西。

我停在個賣醃桃子的攤子,試吃了一塊,甜酸脆勁,很不錯,示意老闆娘要買一包。

鳥杯杯原本和鳥二姐鳥小妹走在前方,也停了下來,在我掏錢給老闆娘時火速衝了過來,又怏怏的飄開。

喔~想搶付錢!開玩笑,我幼庭訓然,功力就算不及cin娘,搬上枱面還不成問題。

「妳爸想請客喔…」

「不要欺負我爸,他是老實人。」鳥妹妹白了我一眼。

拎著袋桃子逛,覺得渴,剛好經過一個飲料攤賣很久沒喝的青草茶,我竟自買了一杯。

「老闆娘,多少錢?」

「十五塊。」

「來,鳥杯杯付!」鳥杯杯這次非常迅速衝上前,「唰」一聲掏出錢,「啪」一聲放在攤子枱上。

非常完美可獲十分的達陣動作,不過那一張五百塊,不但讓老闆娘當場傻眼,鳥妹妹和幾個姐妹,很不給爹爹面子大笑出聲。(鳥二姐的笑聲蠻宏亮的。)

「來,鳥杯杯,這種小條的我自己來就好。」我拿出十五塊零錢:「以後如果要吃飯店高級日本料理還是松阪牛排,再靠鳥杯杯,好不好?這次我們不要找老闆娘麻煩。」

鳥杯杯再次怏怏的收回錢。

在大家各自決定想吃的東西後,分頭行動時,鳥妹妹到我身旁。

「我爸說今天晚餐他請,看妳要吃什麼儘管買,他把錢給我了。」鳥妹妹嘟嚷的說:「不要這樣捉弄我爸啦!他是老實人。」

「拜託,妳爸還沒遇到我娘哩!真想看當他們二個遇在一起搶付錢的場景。」

「那還用說,我爹一定被妳娘KO掉的啦!妳娘氣勢那麼強。」鳥妹妹一副結果可以預料的表情。

我腦中突然浮現鳥杯杯正剛想付錢時,cin娘扛著錢袋一副往前衝,順勢把鳥杯杯彈開呈拋物線落地的模樣…忍不住笑出來,形容給鳥妹妹聽。

「不要這樣欺負我爹啦!他是老實人。」鳥妹妹三次翻白眼,微弱的抗議,我彷彿看到鳥杯杯無奈的表情。

南部人這樣的熱情,真是很可愛的。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oro喵
  • 這篇文章讓我一直很想笑,尤其是老實人的橋段。<br />
    <br />
    我在南部長大,很能了解南部人的熱情啊 ^^
  • 小丁
  • 啊~鳥妹妹家在善化喔!我老家吔,說不定長一輩的老<br />
    人們互相有認識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