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前二年又去法國時,我把及胸的長髮剪到耳下.

這等事我幹過二次,前一次大概是十年前.不少女生是長髮為君剪為汝留,髮型隨著戀情局勢的發展做改變,我二次都是為了省麻煩外加嚇親友.長髮當然有其魅惑,留著我頭上卻是邋遢的時間多於閃亮亮的美感,又重,每次只要想到洗頭就覺得手腳發軟全身無力.然後每次這樣一剪,看到親友們的臉上混雜著驚喜好奇擔心疑惑,心裡總忍不住偷笑.

那次剪髮的理由倒是簡單,省麻煩.長髮要勤勞的美人細細呵護,可惜我不勤勞也非美人.加上天生髮量多,又不信任法國人的剪髮技術,一年留下來,頂上重量常弄得我煩燥不已,只要想到要洗頭就煩惱,乾脆趁此時一刀絕後患,圖個清爽.

出乎意料的,剪完後,我反而哭笑不得.

不是髮型剪糟,這種安全長度的髮型大概是大多數設計師的絕活,不但有型,人看起來也清爽很多.清爽到我之後幾天不論走在路上坐在飛機過海關,全被叫妹妹.

我知道不少三十前後的女生,都喜歡人家叫她們妹妹甚於小姐,百分之九十的反應是笑得花枝亂顫.頗困惑為什麼他們不覺得彆扭,因為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皺眉,但大多數的人這樣叫並無惡意,要對方更正成比較合適的稱呼又多此一舉,但心裡又不喜歡這樣的稱呼,二相矛盾往往只得幻化做一枚苦笑帶過.

朋友罵我身在福中不知福.

「要認老,多的是時間讓妳認,妳以為還有大把這樣風光的時間啊,過二年等有人叫妳阿桑,妳才真的想哭.」

「要哭早在十一二歲時就哭了,何況我不覺得我老啊,只是被叫妹妹也太誇張.」我這張臉早熟,小學五六年級就老起放,不論去剪頭髮買東西全被小姐小姐叫,人家都以為我二十來歲.

「我真懷念五專時.」她忍不住感嘆.

「當然,妳不只是青春無敵,簡直所向披靡,多少學長男同學甚至別人的男友拜倒在妳石榴裙下.那時跟妳做朋友真是我最慘綠的時候.」玩笑口氣,但有九分事實.朋友鵝蛋臉大眼挺鼻菱角嘴,皮膚又白,天生品味佳會打扮,個性直爽但舉止溫柔,男友幾乎是一個接一個沒斷過,還不計本校外校大把追求者.即使畢業後幾年,不論工作或出國遊學,愛情生活仍很豐富.我這種中等姿色站在她旁邊正是最佳綠葉人選.

「妳那時根本沒開竅好不好,整天社團營隊不停,又兇得要死,誰對妳有意思也被吼到沒了.」她不干示弱的回嘴.

「沒辦法啊!比美比溫柔都比輸妳,只好比妳兇.」那時以為這叫有個性,非常沾沾自喜,真是蠢.

「唉…我們真的不再年輕了.現在動不動就是七十五六七年次的年輕女生.」美人化成黛玉搥心肝中.

「八年級就快攻進來了,很快,再二年.」我追打:「然後每個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纖瘦白細,然後逼妳叫她公主殿下.」

「真是有力的安慰啊…」朋友給了個拳頭..

「活在當下比較重要吧!妳三十一歲時浪費時間在懷念十六歲時,到等妳六十歲時就後悔三十歲時在浪費時間幹這呆事.」我微笑:「我當然懷念二十幾歲時發生的種種喜怒哀樂,但不代表到三十歲時所有的豐富生活宣告完結.皮相本來就是越用越舊,我們又不是妖精畜牲,可以修身練功得千年不死不老之身.」

「其實我也不比年輕妹妹醜,只是那股子青春怎麼打扮都弄不出來.」

「不然怎麼叫青春無敵.很公平,每個人都有一段青春時光.過了,賺再多錢都買不回.」我笑:「就像我們現在這段時間,也很好啊!不澀不老,也是過了就沒有的.」

「以熟女姿態搶攻公主市場嗎?」朋友戲笑了句.

「以你此等條件,年紀輕的公主妹妹們少有是妳的對手.」說的是事實,朋友雖哀嘆青春一去不回頭,男朋友倒是從來沒斷過的.

朋友丟了個得意洋洋的大笑圖案給我.

生活中最美好的一刻,都是當下那一刻.

我當然不覺得自己老,三十二歲生日都還得等上幾個月,但也不想再死咬著青春尾巴不放.珍貴的青春歲月,我並沒有浪費,活得用力充實而豐富,而現在,我也只想珍惜當下的時光,好好體驗屬於這年紀該經歷的喜怒哀樂.

活在當下,也是人生重要的功課之一,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n 的頭像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