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給我的感覺,非常非常像西歐。地很大,人很少,溫度涼涼的,水清澈而甜,空氣乾淨新鮮摻和著牧草和牛羊馬糞味。

和西歐有差的,海鮮種類太多了,美味便宜生猛活跳,怎麼大啖都不心痛,還有,就算是裝出來的,日本人裝出的和善親切還是比歐洲人要確實的多。

cin娘對這次的旅行非常讚不絕口,團費便宜,導遊阿伯很兇但見多識廣且幽默(我這輩子從來沒在遊覽車上睡得這麼少過,阿伯話題有趣是之一,但一直笑團員體力不濟也實在激起我不服輸的態勢。) 吃得好住得好玩得愉快,cin娘只差沒回台灣就想搭下一班飛機帶著cin爹再去一次。

夏至的六月下旬,我印象中的北海道風景,就是很多很多的花。

希望有機會見到白茫茫一片的北海道雪景,我實在很想念一眼望去四處皆白的景色。

北海道花界的扛把子薰衣草還只是若有似無的藍紫色。毛茸茸的,很柔軟的樣子。

還不是季節 

紅色嬰粟在法國的鐵路旁很常見,紅而薄的花瓣,花心一抹黑,從來就是文人筆下的敢愛敢恨的代表。

罌粟花 

沒想到居然有白色黃色橘色的嬰栗,非常清純開朗,一整個多彩歡樂。

也是罌栗花

導遊阿伯說這花有個俗稱叫雅典娜的劍,有很多顏色。北海道路邊動不動就看到,不知道學名叫什麼?我覺得長得很像彩色玉米。

維納斯的劍 

菊花的一種嗎?

tn_DSC01578.JPG 

這花非常大,足足可以包住我的頭。

tn_DSC01525.JPG 

導遊阿伯強迫我照下後說要解釋這是什麼花,結果人就跑去抽煙,抽完煙就忘了講解了。

tn_DSC01523.JPG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weschen
  • 那個導遊還真是潚灑,我好好奇那到底是什麼花耶。
    還有,那薰衣草跟法國南部的比起來哪種美呀妳覺得?
    妳拍的讓我覺得好像棉絮一樣柔軟。
  • 這可能要去問便當男了,我是花草白痴。我覺得都很美啊~沒什麼地域的差別。

    cin 於 2009/08/27 16: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