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日本滑雪行,cin弟是自己自願加入的。有藉於我之前慘痛的經驗,我一直對也耳提面命。

 

「滑雪很累喔。」

 

「會跌個半死然後全身痠痛到別人輕輕一碰就哀爸叫母。」

 

「而且新手跌得最慘了。」

 

Cin弟聽了並不以為忤,而且不知道那來的自信去宣稱:「安啦,妳這次會看到個百年難得一見的滑雪天才。」(你那來的自信覺得你自己是天才???)

 

大概從他不要臉的宣稱自己可能是天才開始,我就不知不覺的決定幫助他完成目標。


係滴!親愛的姐姐我一定讓你嚐嚐當滑雪天才的滋味。


第一天,畢竟cin弟還是家族裡的大兒子大孫,不可拿他性命開玩笑,請他乖乖的跟教練一天,學習幾個最基本的姿勢。觀查一天下來,cin弟跌倒的次數沒有我當初慘烈,到下午時教練已經讓他們坐纜車上去從綠線練習八字下山和轉彎。cin弟的問題和大多數的人都一樣,因為是右撇子,左側比較沒力,右轉還算順利,左轉就有點轉不過去,被我叫了一整天的無法轉彎的男人」。

tn_P1000789.JPG  

正在學習中的cin弟和Alice

 

第二天,天候就真的非常的不好,第一天待的白馬九龍滑雪場,連最下面的坡視線都非常差,一群人臨時改變主意,換雪場,到背風面的八方尾根雪場去。

 

八方尾根雖然有綠線,但都是在山上,而且坡宽很窄,算是中高級者的雪場。綠線的坡度是環山道,天氣好時風景應該是蠻美的,可惜那天天候不佳,連帶視線也不太清楚,對於只學了一天滑雪的人,考驗其實不小。

tn_P1000824.JPG tn_P1000825.JPG tn_P1000826.JPG tn_P1000827.JPG tn_P1000828.JPG  

是的,那天雪道的視野差不多就這樣。所以我們就採一人顧一人的方式,朋友梅子帶著她學姐,我帶cin弟,Hao則跟著女友Alice,講好最後集合的時間地點。大家半途就解散了。


cin弟的綠線其實滑得還不壞,不過因為他天性龜毛扣門慬慎小心愛惜生命,大腿劈得非.常.開. 一路不但八字而且內凹讓雪具卡著雪很深增加摩擦力,所以連帶速度很慢,一直滑到山下纜車站時,我在等他閒來無事拿出雪場地圖,熊熊發現。


「哭夭,怎麼這樣.....穩死ㄟ...」


是的,我此時才發現,剛剛大家講好的集合地點,必須經過二個紅線的中級者陡坡。


這對只跟過一天教練的初學者也太越級打怪了吧.....


等cin弟人到了山下,我們坐上滑雪纜車時,我拿出地圖跟他說明了。

 

「我們現在在這裡,所以待會滑到旁邊的纜車站,再坐上去後,一路延著綠線滑到我們要集合的地點。」我指給他看:「可是喔,到這裡後,問題來了,你要不就是滑二個紅線坡到我們原本出發的地點,不然,就只能扛雪具從那個纜車站走過去喔。你如果不想滑紅線,我可以先滑過去在售票口等你,你自己慢慢走過去。」看我這姐姐多麼的有姐弟情。(被cin娘K頭)


cin弟沈默了一下。看看腳上如千斤重的雪鞋,還有重量也不輕的雪具,想了一下。


「那滑過去好了。」


「你確定喔。」


「不然咧?」


所以,我們又上山一次,再滑了一次環山道,再搭另一條纜車上去後,終於來到了紅線坡。


「你確定你可以?」我回頭再問了一次。


「我現在還有選擇嗎))))))」cin弟怒瞪了我一眼:「反正妳先下去就對了,我自己會想辦法下去。」


「好,你加油,拜拜。」我很帥氣的先滑下去了。(這是做人姐姐該有的態度嗎?????)


這個紅線坡cin弟就吃了點苦頭,摔了不知道幾次,終於下來,才鬆了一口氣。只見我這姐姐往下一指。


「加油!這裡還有一個。」


「什麼!!!!!」cin弟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崩潰出聲:「我的媽啊,還有啊~~~」


「沒辦法,你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滑雪天才嘛,不讓你表現一下怎麼行。」


「XXXXXXXX」


然後又是一連串的滑翻滾跌後,cin弟總算可以吃中餐了。


「下午同樣路線再來一次吧。」


「什麼,還來啊。」


「不然山下都是紅線耶,你真的越級打怪上癮喔。」我繼續針對巨蟹座小氣每一分錢要花在刀口上的個性上施壓:「而且雪票都買了,多滑幾次才划算啊,不然好浪費錢喔。」


「.........」一陣沈默:「好啦,上山就上山。」


下午cin弟的表現明顯優很多,速度也比較快。中途遇到Hao和Alice,我跟Alice進餐廳喝咖啡休息,二個男生則表示還要再去練習。沒問題,去去去。


點了咖啡後,我發現我們的座位正好面對雪坡,我喝了口咖啡後,找了一下。


「咦,我弟滑到那去了?」


不到五秒鐘。


「哇哈哈哈哈哈,那個腿劈最開的一定是他,一定是。好好笑好好笑,腿張那麼開,速度超慢的啦。哇哈哈哈哈哈。」


實在不能怪我笑得那麼大聲,眼淚都噴出來。那個坡道上,大家通通帥氣的咻咻咻就下來,只見cin弟一副初學者之姿勇闖此坡,不時有轉彎過度倒頭栽的跡象。膽量百分百,但是好笑程度百分之三百。


狂笑完畢才發現。


「啊!剛剛只顧著笑,忘了照起來了啦!!!!!」


當事者事後打死不願意再表演一次,非常遺憾的沒有留下cin弟為百年難得一見滑雪天才的証劇。


所以天才背後一定有夠不怎麼有良心的家人。


活生生的例証啊。


tn_P1000788.JPG  

YA~我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滑雪天才,越級打怪成功。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