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對酒過敏這回事,我可以不用謙虛的自動登上冠軍寶座。

 

說真的,有這毛病其實是很掃興的事,不論聚餐過年和朋友到酒吧小酌,人人都可以喝得臉紅微醺情緒放緒嘻嘻哈哈,只有我手裡握著可樂果汁氣泡水等軟性飲料,還得忍受這群對酒沒過敏過的人跟我廢話:就是喝得不夠多才會過敏啦,喝得夠就不會了。

 

乾拎老輸放狗屁。

 

凡有三寸活路也不會走上"幾乎"滴酒不沾的路子。相信不少人也都對酒會過敏,只是我比較衰尾的是很嚴重的那一種。而且還沒所謂固定的症狀,但一發作起來都是相當戲劇。

 

比較常見的,就是起疹子和發癢。比較常見在我喝啤酒清酒還有混酒喝的狀況下,臉發熱完畢後,酒氣下降,然後回家換衣洗臉時就不意外的發現,身體大腿這種佈滿大小不一的紅塊,不會腫,只是癢。運氣好時,微微的癢意還可以忍受,不去抓,忍耐個三五天就退了。運氣不好,就像我有一次喝了調酒PINA COLADA,當天晚上立刻癢得不得好睡,像被人下了春藥似的,不知道何時會發作,時時提心吊膽,覺得好像可以略為安心時,癢意會突然瘋狂佔領全身神經,再來就是瘋狂的亂抓,而且此時會痛恨只有二隻手不夠用,而且還不是整一個晚上了事,我整整陪它耗了七天,黑眼圈痘子齊發,之後看到PINA COLADA或跟它類似的調酒神經都自動繃緊,心理創傷不可謂不大。

 

再來比較奇怪的症狀,叫慢半拍類感冒頭暈症狀。有一次參加完品酒會,才高興沒發酒疹,還和朋友們高高興興去餐廳聚餐聊天玩了一整天,坐上巴士時,開始覺得頭很暈,全身無力,下車後才真正覺得狀況嚴重,整個人天旋地轉,呼吸急促,覺得心跳奇快無比,身體不自覺發冷,很勉強自己硬是走回家後,二話不說放了整缸熱水把人浸下去泡了整整十五分鐘,全身通紅後包得緊緊跳上床,狠狠睡了一覺,整個人才比較清楚些。

 

而年紀漸長,體質會變,我對酒過敏的症頭也隨之變化,不過並不是變得比較習慣少發作,而是發明了新症狀,往支氣管那裡去。酒一入喉,會立刻覺得肺部末端的支氣管一支一支縮起來,呼吸頻率變快,偶爾有點咳,如果置之不理繼續給它呼乾啦,會覺得好像漸漸呼吸作用不大,都吸不到氧氣,所以以前還會偶爾耍盲膽,想說癢一陣忍忍而已,還會跟人家玩乾杯,現在也不敢了,怕一乾杯完立刻要喊靠杯。

 

莫非定律總是這樣走的,對酒過敏得這麼厲害的我,居然去法國念書,面對葡萄酒天堂卻只能遠觀沒法狂飲實在悶不可擋,然後在旅館實習時,我永遠是站吧台的那一個,因為我是惟一不會偷喝酒的員工,永遠記得法國同事那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我還想說老闆怎麼會蠢到相信妳那麼爛的藉口,為了方便偷喝酒去聲稱自己對酒過敏。根本是想站吧台可以方便讓客人請酒兼偷喝吧。沒想到妳是真的過敏喔!」

 

「誰像你們那麼無恥。」我冷哼。

 

也不能怪法國同事不相信,連客人也常常覺得這是很有趣的狀況,動不動想挑戰,教我怎麼調配奇怪的混酒之餘(茴香酒加海尼根還是草苺糖漿混茴香酒實在太太太怪異),都會順手叫我多調一杯,然後放上十歐二十歐小費,跟我說只要喝完那杯這小費就是我的。我也嘻嘻笑回敬,我愛錢但更愛生命,錢愛賺,性命也愛顧啊。


放個一百二百歐我就會考慮一下。(喂!!!!!!)


說實話,我是很羡慕可以喝到微醺的。總說酒後見本性,一直覺得自己是不很放鬆過於嚴肅的人,很多事情問題發生的當下,情緒還沒發作,理智已經到位,不是不好,但常覺得自己無趣一點也不浪漫。我有一次三杯AFTER EIGHT下肚,結果做出嚇到我自己和身邊所有朋友的舉動,對於喜歡生活有大變化的我,突然覺得酒後可以亂性,換個角度來看,其實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啊。


我前世不知道是不是大禹,因為禁酒,所以這世被酒整,想喝而喝不得。嘆~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