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覺得在法國那段期間,尤其畢業後開始實習,我在異國的眼睛才算真真正正的打了開來。

 

當時旅館吧台外的大陽台,粉紅光女客就在這裡對著雪道又笑又揮手半小時,我很懷疑她真的看得到那個是她的阿娜答...


其實也不得不打開,英國媽媽牽線來的實習機會讓命運之手把我推到了從來沒想過會到的地方,阿爾卑斯山脈的最南邊,位在NICE北方約二小時車程的VALBERG滑雪場附近的一個小鎮。


完完全全的一個整個屬於法國人的小鎮,不要說我,連雇用我的英國老闆,在那也被當做是外國人,很稀奇似的,村裡的人每走過都會好奇的探一下。


我到那裡才真正有悔不當初之感,因為當時我畢業後的未來規劃都不在法國,所以壓根沒有想過要留在法國居住工作,可能想去的地方又不講法文,所以法文是三天打漁二天曬網,學得不三不四,加上和法文流利的鳥妹妹一起住,生活起居文件什麼大多靠她溝通翻譯。法文流利的永遠只有那幾句:廁所在那裡?多少錢?謝謝,對不起,請,還有狗屎媽的幹...(心虛)


等於我開始實習的第一天,我每天都處於高度緊繃的學習狀態,我之前也沒有在旅館或餐廳工作的經驗(頂呱呱應該不算),所以不但語言得學,新工作也得從頭學起,加上旅館的工作時間又長。我常常回頭看那一段時間,想不起自己怎麼惊過來,只知道每天起床,喝下咖啡那一刻,都要設法把大腦可以用的神經雷達全都打開,快速的學習適當的運用,出一點差錯紕漏,沒有人可以幫忙,全都自己得面對。


那時,這間旅館的前手老闆娘,在我正慌亂無主的時刻,走了進來。


我的英國老闆是從這個南法女人手上買下這間有十個房間,一間有火爐的餐廳和一個酒吧餐廳的小旅館,那時剛完成交易。這法國女人答應我老闆,願意半年免費在這旅館工作,交待旅館大大小小繁瑣事務和訓練人事。


我雖然對法國女人的評價普遍不怎樣,但我不得不說,法國女人願意用大腦代替神經思考時,其能力魅力真的是所向無敵,而這位南法老闆娘正好是會用大腦思考的法國女人之一。長相並不算特別美麗,骨架也是典型南法山區樣子,略粗,連臉孔都不像一般法國女人一樣小而精緻,大,且有菱有角,頭髮是薑金色。完全不符合一般我們對法國女人那種纖細精緻的形象。


此時她已經五十三歲,沒結婚,不過有男友。除了這間剛出讓的旅館,她在尼斯有間曾被米其林美食家介紹過的餐廳,在波爾多那也有賣酒至南美的生意,而賣掉這間旅館的錢,她打算去亞洲找可以配合的成衣廠,她要設計衣服,賣給四十到六十歲間的阿根廷女士們。


不,她並不出身特別富貴的望族,只是很平凡的山區小戶裡長大的一個小女孩。而她所有的生意一開始,都是靠男人發跡。


不過我那時忙到連這些八卦都沒空聽入耳,每天都像無頭蒼蠅似的忙碌著。直到有一天,這個老闆娘實在看不下去,對著還在酒吧背酒名和價錢的我,講了一句。


 

「在戶外坐著的小姐已經往雪道方向又揮手又笑了半小時,應該口渴了。妳該倒杯水,順便問問她需不需要一杯飲料了。」


我慌慌忙忙的端了杯水過去,果然,這位小姐一口氣喝了半杯,跟我再要了杯熱巧克力。


我正在弄熱巧克力時,南法老闆娘接手幫我擦乾酒杯,笑著說。


「戀愛中的女人啊。」


「什麼?」我傻愣愣的回應。


「法國女人,沒抽煙,不要咖啡,一直笑著,要熱巧克力。你沒看她全身都是粉紅色的嗎?不是剛交往就是新婚,再不,偷情偷到這裡來。無論如何,熱戀幸福中。」


「真的嗎?」我向外看了看,只覺得客人笑意盈盈而已。粉紅光?外頭一片白蒼蒼倒是,那來粉紅光?


「你今晚晚餐時注意比較看看,目前住在這裡的幾對伴侶,只有這一對尚在熱戀中,其他都沒有了。注意女生就好,女人戀愛幸福中的肌膚是清透且有淡淡粉紅色的。」老闆娘把酒杯歸回原位。


「不是因為化粧或者人很白的關係?」


「笑,化粧品公司正在努力中。這要學著,法國女人愛笑的不多,女人在呈現粉紅光澤的期間也很短,此時是她們願意掏出最多小費的時候。」


「好!」聽到小費二字我立刻大聲答應。


那天晚上,我除了在餐廳和廚房間忙碌穿梭,也偷偷的照著老闆娘教的,偷偷觀查了餐廳裡所有客人的臉色,尤其是夫妻/情侶/伴侶,果然,下午那個女客人,感覺真的有一點點不同,說不上是不是粉紅光,但就覺得特別顯眼。


只見老闆娘穿梭於客人間聊天打招呼,每遇到一個女客人,就會拿一朵她做的手工粉紅玫瑰,插在女客人的耳邊。只看到她走到下午那位女客人那一桌,邊笑邊聊間,也把那朵玫瑰花斜插在下午那位女客人耳畔。


「嘩!好配好配喔。」我忍不住在心裡讚嘆著。


老闆娘寒喧完畢,走了過來。在我耳邊很小聲的說。


「妳看,這就是所謂的粉紅光,全餐廳的女人都戴了粉紅玫瑰花,妳只有注意到她。」


「妳怎麼知道我覺得粉紅玫瑰跟她有搭?」我吃驚。


「妳只有看到她戴上時眼睛發亮。」老闆娘忍不住笑:「去,該上甜點了,我叫廚房特別準備一盤草苺做的甜點,妳去端上。」


我端上了甜點,只見女客人驚呼一聲,笑歪倒在身旁男伴身上。


而第二天他們check out時,旅館裡的人,通通分得二十歐小費。


然後女客人還特別留了紙條和另外的二十歐給我。上頭寫著:「最完美愉快的假期,謝謝妳。」


我把四十歐收好,拿起那張紙條再看一次,笑出來。


粉紅色的。


好個粉紅光威力啊。


P.S. 一直有人問到底怎麼看一個人有沒有粉紅光,跟人種有差嗎?不,沒有,不管那一國那一種膚色女人都適用。目前最好的例子,五月要結婚的ELLA


4d285cdbb441e658012c480817ba543c  

四五年前她幫達芙妮鞋子代言的照片。中性,很男孩氣的女生。


f42b8ef32e2ed4712d86f2d687ed9e6a  

從去年開始她開始散發粉紅光澤,今年更是粉紅到最高點,從來沒看過她這麼粉紅女人味,而且一點都不覺得突兀,感覺就是很舒服自然愉快幸福。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南方夜
  • 好看的文章!好神奇的粉紅光。
    我在耳邊很小聲的說。<-請問這句的"我在"是不是打反"在我"了?
  • 更正過來了。

    cin 於 2012/03/22 16:05 回覆

  • torobaby
  •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女人都可以比照辦理 還是只有法國 呵
  • 當然是所有女人都比照辦理啊。

    cin 於 2012/03/25 20: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