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也沒想到我真的就哭了。

 

前三十秒時,我在位置上看到舞台上的五個人候鳥型排開,自己的弟弟再戴上安全帽,開始跳謝金燕的姐姐時,我立刻瘋狂大爆笑,隨著我弟的僵硬的舞蹈動作和越來越冏的表情,笑聲裡已經夾雜眼角的淚水,源源不絕的噴出來。

 

突然自己的照片就出現在大螢幕上。

 

在婚禮上我常常閃抽捧花的橋段,不是尷尬,而是現下的生活很滿意,強求一段只因為想要而要的姻緣,感覺像買樂透,幸福快樂機率微乎其微,搬磚頭砸自己的腳倒是真的。

 

不過,這次我沒找藉口閃掉。(丟自己的弟弟戴著安全帽僵在舞台上我可能會被他念到髮白齒搖)

 

但我也沒想到會未語淚先流。

 

我和我弟跟一般的兄弟姐妹差不多,從小打到大。為什麼理由吵已經記不得,但大部份的下場都是由我娘出來調停。(我娘的調停=二人都叫過來打+罰站或半蹲。一事不二罰?沒有這回事。) 有一次我實在氣不過,想說打上頭佔不了上風,那裝瘋好了,還真嚇得他花容失色驚慌失措,但我爹娘一回來我立刻恢復正常,從此我在我弟心目中形象一落千丈。

 

但長大後,二人先後離家,再聚時感情反而緊密起來,這個弟弟漸漸變成我最好的朋友。

 

比起我的粗枝大葉有勇少謀,我弟比較貪生怕死謹慎細心,有時蠻婆媽,但大多時候是個貼心而不外顯的冏臉人物。

1800258_726355210767718_3197028061000729372_n  

 

也一直到而立之年,才真正感受,難怪很多人說,給孩子最好的禮物,是給他們兄弟姐妹。每個人的例子經驗不同,但在我身上,我無比感激自己的父母,給了我一個弟弟。

 

而我的弟弟,又給我了一個非常善良可愛的弟妹。

 

我開開心心上台,忘了自己穿得是洋裝,踹了我弟一腳,接過了捧花,擁抱了我弟我弟妹。婚宴會館的人給了我麥克風後,開口第一句話就哭了出來。

 

說了什麼,差不多就上面的內容。捧花拿在手,我已經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親愛的家宏和小捷,謝謝你們,一定會幸福的喔。

 

P.S. 死老弟,要送我的捧花竟然還叫我先代墊款項,不愧是錙銖必較的巨蟹座,算你狠!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
  • 眼眶紅~^^~
  • 芙蕖
  • 恭喜 cin弟
    cin, 太后要保持威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