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眼,第一次對於巴黎的印象,居然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進進出出巴黎已經算不清幾次了,而當年的蘋果天使臉Nick已經變成一米八三聲如鴨雷的大男孩了.法文依舊破破爛爛的我,倒不那麼認為法國人不愛說英文.他們有點像宜蘭的名產-糕渣,乍看冷冷淡淡,一接觸,卻是熱情得燙嘴.

說實話,當我一抵達巴黎時,馬上就濃濃的感受到當年英法百年戰爭所殘留的餘毒…讓我前後加起來學來十幾年的東西馬上變得毫無用地。

什麼餘毒???打死不肯講英文的餘毒。

其實到巴黎時是超沒安全感的,有同伴-但只有十一歲,一個金髮藍眼,十年…不不不,再五年後一定是個迷煞一拖拉庫蠢蠢…不是,純純少女心的小帥哥Nick。雖然出發前口口聲聲說他有學了半年的法語,但是有學歸有學,到了巴黎真要他開口問路,他就一副俗仔樣裝無辜兼發抖的看著我。我…我…你嘛別看我啊!我細台灣人ㄋㄟ,向來都很台灣本土史代兒,這麼優美的法語我怎麼會講… 反正Nick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嘴巴抿得緊緊的,不開口就是不開口。沒輒了…誰叫我就是硬生生大他快一輪的「大人」哩!我轉頭看著車站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的人潮,仔細觀查那個可能是個會講英文的善心人士。

「Excuse me!」先逮住了個看來古錐古錐的小姐.

「Could you tell me how to go to …」話還沒說完,只見那小姐的食指伸出來往右一伸,我們赫發現我們要搭的火車月台就在二十公尺處而已。

「Thank you!」我連忙道謝,拉著Nick去月台等火車。

「Cynthia,妳會講法語喔?」Nick突然白目的問了我這個問題。

「就跟你講不會啊!要你去問你又不敢。膽小鬼!」我白了他一眼。

「那她怎麼知道妳要去那裡?她會英文嗎?可是她從頭到尾都沒講話耶!」

對喔!被Nick這麼一提醒我才恍然大悟,剛那可愛美女還真是一句話都沒說…可是我又是講英文,那她應該懂英文才對囉?啊怎麼不開口哩? 後來到了目的站,我們二個又開始找先前預訂的旅館,人生地不熟繞了幾圈都看不到,只好又硬著頭皮抓了個帥哥問路。 結果這帥哥更酷,乾脆拿起我手上的紙條,一語不發的用臉色示意我們跟他走。 已經無法考慮此人是好是壞會不會賣了我們,惟一的地址紙條在他手上,不跟也不行啊!結果我跟Nick二人非常驚死的手牽手黏在一起走,就算被賣也會有個伴。

「Cynthia ,他會帶我們去那裡啊?媽咪說不能隨便跟陌生人走耶!」

「我知道啊!問題是地址在他手上,我們想落跑也不行。」

「那我們要把他長相記清楚才行,萬一他對我們怎樣然後我們又逃掉了,去報警時警察才抓得到他。」

「Nick,你會不會想太多啊…」年紀小小心機這麼重!

結果事實証明,不是長得兇丟是壞人,所以人邁不是伊殺ㄟ…啦啦啦!扯遠了,總而言之,這個一言不發的酷帥哥,就這麼一路帶著我們直達旅館門口。 我們二個差點沒雙膝落地跪下來膜拜這位帥哥,Nick更是突破心防打破俗仔形象,硬是擠了句法語謝謝人家。

「Merci !Me rci!」

「You're welcome!You both should be careful.Have a nice trip!」

帥哥瀟灑的吐了一串的英文,揮揮手走了。 只留下我們二個呆愣在旅館大廳,很有種被人耍的感覺…他…他會講英文喔!那…那我們剛剛白痴到頭的對話…他都聽懂囉!!! 嗚…好吐血、好丟臉…好想死… 這裡的人怎麼都會講英文又不講啦!!! 結果之後我和Nick都非常謹言慎行,深怕那天說錯話被暗殺橫死在巴黎街頭。 不過我們究竟是平安回到英國了。然後cin也開始深深懷疑,英文確定給它是國際語言嗎? 英法二國人果然是積怨頗深,難怪法國人處心積慮想糢糊掉英文是國際語言的觀念…看!cin這下不也中了!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eainlibrary
  • 哈 好有趣的經歷
    學英語只能在講英語的地方用吧...
    看來要去法國自助旅行還是要學法語才行.
  • 不,臉皮練厚外加加強肢體語言就行了。

    cin 於 2009/08/13 11:20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噗 法國人真有Guts

    從版大的文章看來
    其實只要說點簡單的法文表示誠意的話
    他們還是能體諒你們的
    畢竟法文比英文難學多了
    法國人自己應該也知道吧 = =a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