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記憶幾乎都在中山大同區。


南部小孩的cin爹cin娘因緣際會北上發展,一開始的落腳地就在長安東路附近,後來移到台北車站華陰街,和朋友伯伯一起成立的公司則在承德路二段那。對於這二區充滿古早台北打拚氛圍,是我孩童時期的一塊印象。而裡面的傳統美食多不勝舉,而且都挺有個性,「阿田麵」便為其中最性格的代表之一。 


「阿田麵」自從公司工廠移到南崁後,偶爾嘴饞想大塊朵頤已是奢想。它當然仍在營業,但它很跟得上時代腳步也週休二日。位於承德路二段和民生西路交界口附近的小巷內,只能用寫著「阿田麵」的紅燈籠來找。它賣的東西很簡單,一碗切仔陽春麵(另有油麵米粉可選),裡面配一片白煮黑豬里脊肉一顆滷鴨蛋,再加上用黑豬肉熬出來的清澈湯頭,下午四點半七點半則會端出一大鍋滷豬腳賣。



東西很簡單,湯頭清爽麵條爽口,里脊肉很有嚼勁,而滷鴨蛋比滷雞蛋更濃醇,把鴨蛋黃弄散拌在湯頭裡,湯頭的味道瞬間截然不同,很有說不出的韻味。而阿田麵的生意好到令賣麵的同業眼紅,用餐時間一定座無虛席,每每都要站在看起來快吃完桌位旁,散發著狠狠的餓意逼迫別人快快讓位。而「阿田麵」的豬腳更是一絕,cin爹說在台北找不到豬腳滷得跟他們一樣Q的店家。小時候跟著爹娘去吃麵,只要一到豬腳出鍋時間,只見一群饕客,一手握筷一手捧碗,脖子伸得長長的,鍋蓋一掀開。「殺啊~」大夥把手中的筷子卯起來往鍋裡挾,一大鍋的豬腳手腳太慢的人絕對吃不到,要吃自己就動手來,老闆忙煮麵沒空幫人挾豬腳,豬腳絕對留不到二十分鐘後。沒了?等下一鍋,不然明日請早。


他們從不宣傳從不招攬客人,而且非常有個性,老老闆熱衷博奕之趣,有點錢在手頭就很阿莎力的店門一關,休個十天半個月狂賭完全不擔心客人會流失不來。但詭異的是,客人除了偶爾抱怨二句,老闆輸光了回來作生意他們還是照樣捧場得很,位置依舊得憑狠勁佔,豬腳依舊得預訂不然就堵對時間搶,死忠得讓人百思不解。


聽說六七年前已由第二代接手,東西依舊傳襲第一代的好滋味。不再有二天打漁三天曬網的情況,只是對我而言,吃這碗阿田麵已不像小時候純粹為了填飽肚子而已,反而變成小時候的回憶,只想再吃上一回好好回味。


不知阿田麵還有無重現當年老老闆的豬腳美味啊?
 

 

 
 
創作者介紹
cin

一根筋的黑白亂想

c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